您所在的位置是:黄埔军>>关爱老兵社会公益活动>>当您注视着我的名片-我在镜头这边落泪
 
当您注视着我的名片-我在镜头这边落泪
文森抗战文学工作室 杰尔文森 撰稿
    2012年9月18日,我从云南芒市乘飞机前往广州,在腾冲参加庆祝1945年“914腾冲光复”的纪念活动已经耽误的工作,开始定好了机票要直飞东北回家,但是住在广州养老院的中国远征军李秀辉老人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我在网上资料里查到他孤身一人无任何收入年已九十岁,被社会爱心人士送到养老院,现在已经卧床不起,于是我在芒市没有订回家的机票,而且直接到飞到了广州。
    
    
您是标准的军人和绅士-从您的表情和姿势可以断定

    
    作为关爱抗战老兵的志愿者,自己总以为站在历史和现实的角度去看望那些风烛残年的抗战老兵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倾听他们的回忆并且力所能及地给他们带去问候和关怀也是令自己欣慰的,在前往去看望任何一个抗战老兵的路上都是心情激动和感慨万端,但是能够顺利的看望一个抗战老兵也是不容易的,特别是外省的老兵。有人说:“你们志愿者有时候就像地下工作者,要承载着很多压力甚至和危险。”其实这话一点不夸张,我自己已经无数次经历过这样的情景。
    
您的军礼还是那么标准,虽然站不起来!

    
    李秀辉老人当时是“十万青年十万军”的青年学生走向抗战前线的,并且远征缅甸,飞越驼峰航线,攻克密支那,跟随部队最后取得胜利。志愿者找到他时候是在广州附近的一个农村,当时老人的生活条件相当糟糕,自从到了广州养老院,老人才开始安逸的生活。李老住在离广州市区大概将近四十里地的养老院,我问好地址之后坐长途汽车前往。在到养老院之前有朋友电话关照我不要多说话,也不要在养老院呆时间太长,更不好多说什么远征军和国军抗战的问题,因为养老院里还有GCD的老军人,如果他们知道志愿者去看望远征军也许会把李老这样的国军给撵走......听了这段话,我有些毛骨悚然,但是也安慰自己——没那么可怕吧?
    
您向我述说着那个年代-我听得很明白!

    
    我终于在养老院见到了中国远征军新一军(孙立人部下)的远征老兵李秀辉,他那瘦弱的双手一直握着我的手不肯放开,他的广东普通话说得很清楚,老人兴奋地说:“东北有我们好多战友呀,没有回来。”李老看着我给他带来的一条黄埔军校纪念毛巾爱不释手,看了好久后叠的板板整整地放在枕头旁边,他仔细的看着我的名片,一字一字地读起来,这个时候我举起了相机,镜头里李老那苍瘦的手指那么标准地拿着名片,这姿势让人相信李老的军人风采和文化内涵里的绅士风度,虽然现在他卧床不起了,我的眼泪渐渐模糊了镜头。
    
您的笑容让我们感到宽慰很多

    
    因为有先前朋友的叮嘱,不给李老在养老院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我向李老告别,这个时候我看到李老眼里浸满了泪水,我拿出一顶远征军纪念帽给他戴上,他再一次紧紧拉住我的手说:“东北好远好远呀,你还会再来吗?我是一名军人,虽然现在站不起来,但是要向你敬个军礼!很感谢很感谢!”这时候护士走进来了,老人向护士提议拍一张我们两个人的合影照,护士小姐试好镜头对我和李老说:“说一句话吧!”
    我拉着李老的已经没有一丝肌肉的手面对镜头:“庆祝抗战胜利67周年!李老也兴奋地面对镜头笑着用粤语高喊着:“伟大抗战胜利万岁!”
    
2012年2月20日志愿者刺猬探访李老时候(来源网络)

    
    我们的相册里有很多镜头留下的纪念值得回味,如今李秀辉老人的笑容依然在我的眼前,他的笑容曾经让我在镜头前模糊了双眼........今天在这个冬季的时刻,遥祝几千里以外的李老,下次在广州再一次握着您的手,迎接抗战胜利68周年!!
 
 
黄埔首页 网站中心 黄埔军校 黄埔师生 黄埔军魂 黄埔战场 黄埔之家 黄埔站务 亲爱精诚
版权所有:黄埔军 www.huangpujun.org
《黄埔军》技术支持:热点科技
网站所有:上海桂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